世界沿着一条没有轴的子午线在上演它的戏。

【一八】非典型性同居(未完)

有点随意的现代AU,大量学生时代的回忆。虽然叫同居,但似乎同居前的唠叨比较多。

算试写尝鲜,不知道有没有人喜欢看……


1、

张启山在凌晨4点,室温21℃的房间里被冻醒了。

三伏天,空调开了一夜,蝉也叫了一夜。房子空荡荡的,脑子也空荡荡的。

他裹紧毛毯翻了个身,看见窗外的天色将明未明。他翻回来盯着天花板继续躺着,想人生想理想,想中华上下五千年。一种寂寞突然涌上心头:

为什么不是齐恒睡在我身边?

真的好冷啊,空调板儿也不在身边。

 

2、

张启山喜欢大胸,和他上过床的人都知道。

不过这都是后话。

 

上学的时候张启山是历史系出了名的禁欲王子,几乎拒绝了所有女生的告白。他说他就是喜欢一个人单着,耳根子清静。

同样对他投怀送抱的尹新月同学听了之后问道:你说你喜欢清静,那么那个谁,老是跟在你屁股后面叽叽喳喳个没完的,他算什么?

张启山最后还是答应了尹新月的追求。他觉得这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尹新月却偏偏以为自己驯服了这世上最野的男人。

张启山的那帮兄弟则在校园各地纷纷发来“贺电”:张大佛,你是被那女人抓到把柄喽!

啊?Excuse me???

 

校园恋爱分得快,该来的,还得来。张启山大尹新月两届,尹新月刚进这片林子不久,张启山就要飞走了。他张启山是什么人?能拍一人毕业照的人!

尹新月也是个识时务者,严格意义上讲,是她先提的分手,走的标准流程,分手了还能做朋友

要说张启山当年真有什么是放心不下的,那就是他的舍友齐铁嘴了。

此人虽叫齐铁嘴,在外面却没少吃过亏,因为易学方面的造诣,他是被学校提前破格录取的,相当于一个保留着高中认知的小绵羊要与一群豺狼虎豹为伍。

其实学长们也没那么凶险,只是每当张启山回忆起自己英雄救羊的时候,总会不由自主地加上夸张的滤镜。

新学期的第一天,张启山回到阔别已久的寝室,在行李堆里见到了那个被诅咒的孩子齐铁嘴,他知道自己的命到了。

起初齐铁嘴受了委屈会躲到卫生间里给家里打电话,直到某一天,齐老爹都嫌他烦了,决定由着他自生自灭。张启山正摆着一副老爷坐相靠在椅子上看书,听见他哭哭啼啼地走出来,抬眼,说道:以后有什么委屈就跟爷说,爷帮你摆平。

话一出口张启山就后悔了,这不是明摆着把自己往火坑里推吗?

张启山和齐铁嘴同寝两年,几乎为他得罪了校园里的所有高手,费劲体力脑力。结果等到离开的那一天,送行的队伍里没有齐铁嘴,甚至连齐铁嘴的一根头发都没见着。面对空荡荡的寝室,张启山只好留下一句:

爷只能帮你到这了,以后图书馆占座就靠你自己了!

 

3、

张启山喜欢大胸的传闻便是在那之后传开的。

据目击者称,张启山曾被发现和许多不同的大胸美女约会,俨然一个花花公子。大家不禁联想到他在大学里只交过一个女朋友,而且据说还没上床就分手了,便纷纷猜测一定是因为那个女生胸太小。三人成虎,就变成了现在这种说法。

走上社会以后,张启山的女人缘的确很好,至于是不是都是大胸美女,他记不清了。他从一个孤家寡人,升级成了另一个孤家寡人,没交什么新朋友,炮友倒是有几个,只做不爱,点到为止。

在那段时间里他遇到过许多人,其中最让他想念的,还是齐铁嘴。

 

没错,他遇到过齐铁嘴,在毕业后的第二个夏天。

张启山作为XX大学的成功校友代表,应母校的邀请回来做毕业生指导讲座,他原本想抽个空去齐铁嘴的寝室看看,无奈分身乏术。

那天他陪学校的高层吃饭,很晚才回酒店,就住在学校对面的那一家。半夜睡不着,下来逛便利店,在结账的地方,撞见了齐铁嘴。

其实不是在结账的地方,早在酒柜前张启山就觉得这个人有点眼熟,可是又与记忆里的不同,所以不敢相认。

齐铁嘴没戴眼镜,学生气的发型也换了,整个人成熟了不少,都快让张启山感动得哭出来。

张启山假咳一声,按耐不住地打招呼道:齐恒,好久不见啊。

他描述不出那人的反应,是惊吓,还是惊喜,但他好像真的吓到齐铁嘴了,要不然齐铁嘴怎么会跳开一米多。

齐铁嘴喊了他一声“佛爷”,看看收银员,再看看自己手里的红酒,目光回到张启山身上,略带尴尬地说:你能不能穿个外套再出来晃悠?

张启山瞧了瞧自己的衣着,明白地笑了。

然后是故意拖延时间,堵着齐铁嘴,试着和他聊天,调侃他学坏了,都会半夜出来买酒喝了。

如果是在一年前,张启山肯定会这么取笑他,因为齐铁嘴可是个连啤酒都不敢喝的乖宝宝。但是张启山看着齐铁嘴当时的气质,实在说不出口。

还有,还有哪些?

张启山很想知道齐铁嘴有没有来听他的讲座,但一想到自己也没去看人家,有什么资格要求他来看自己呢?于是也没有说。

他交女朋友了吗?他的酒是要和谁一起喝?所有疑惑,似乎都不适合在这仓促的场面被问起。

摇摆不定间,张启山听到齐铁嘴说:这酒我不要了,晚安,佛爷。酒瓶子往台上一搁,人扬长而去。

诶诶诶……

他不要我要。张启山最后自己把那瓶红酒买回去喝掉了。

 

4、

这次短暂的见面,直接导致了张启山长期的自我性向怀疑。

酒喝完了,人也分别了,可他还是想着齐恒,疯狂地想。

 

被过低的空调温度冻醒的第三天,张启山睁开眼看着自己身边睡着的人,迷迷糊糊地想,为什么齐恒会变成一个美女?齐恒是个美人,但他不是女的……

喂,齐恒到底是谁?

啊,不是你吗?

张启山被一个枕头彻底砸醒了,他发现自己全裸着,而眼前的女人也身材火爆。

你怎么会在我床上?

是你自己带我来的,你问我?

你谁啊?

靠,没见过这么拔diao无情的……

这时,张启山在被子里摸到个东西,拆开的,却全新的套套。

我们好像,什么也没干成吧?

张启山见识过硬要和他上床的、上了床还了不断的、事后想做他太太的,这是第一个,假装和他上过床的女人。她骗不了他,毕竟他从不带女人回家。

靠,我顺口的不行啊!再说,你怎么可能对我做什么,昨晚你喝醉了,根本硬不起来好不好!大胸美女自觉地开始穿衣服下床。我呢就是心太软,听见你说好冷好寂寞就留下来陪你了,谁知道你整晚抱着我喊的全是齐恒!

等等,你刚才说什么?

我说了一大堆,你指哪一句?

“喝醉了”后面。

美女嘴角一抽,重复了那句对所有男人杀伤力百分之百的嘲讽:你根本,硬、不、起、来。

 

5、

张启山早就知道自己要完蛋了。

那天晚上他顶多三分醉,谁是谁分得一清二楚,叫齐恒是因为又一次梦见齐恒从便利店逃走了。

那天早上他也只糊涂了一会儿,而后来,却的确因为想着齐恒,实实在在地硬着。


张启山打开手机,点开“老九门”聊天群,说道:

各位,我张启山要开启一段全新的生活了!



TBC?

(Hopefully…)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接着会有齐铁嘴视角的开端。唠唠叨叨的,我也不知道同居在哪里。(:-D)


评论(4)
热度(90)

© 蓝深川 | Powered by LOFTER